尽管二十一世纪中国人民的乐观主义精神在这次疫情期间仍然发挥得淋漓尽致,不管是武汉隔离还是口罩紧缺、武汉红十字会的管理积弊,都不妨碍他们编段子做表情包剪鬼畜视频,十分才华横溢地或批判或应援。尽管各方施力众志成城下疫情防控的工作越来越到位,但是这完全不能掩盖这场来势汹汹的疫病下,折射出的不足。

《鼠疫》中,在将至尾声中写道:“ 当他凝望着这座城市的时候,他又意识到了某些事情。外面春光明媚,而鼠疫的阴影却 久久不能消散。这座欢乐的城市笼罩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命运,这种命运曾在过去历历可见 ”

2020年1月23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认为武汉最新发现的冠状病毒nCov-2019与SARS-CoV的序列一致性有79.5%,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病毒或来源于蝙蝠。同时,追查出非典“真凶”的也是这个团队,他们历时十三年追踪考察,他们推测,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在偶然的情况下感染了云南养殖场的果子狸,感染了病毒的果子狸随后又被贩卖到了广东。病毒进一步在市场上的果子狸中传播,不断变异,最终产生一个传播性极强的SARS病毒,感染了人类。

2018年石正丽老师还特意发表过演讲,说道:“尽管这么多年来SARS没有卷土重来,但在自然界,这种和SARS相近的病毒其实还是存在的。如果我们人类不提高警惕,那么下一次的病毒感染,可能是直接感染,也有可能会通过其他动物感染人类,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前人之哀,后人之鉴。后人哀之而不鉴之,则必使后人而复哀后人啊! 我们在失忆和侥幸中无所顾忌,在遗忘中继续犯错,在犯错中再度遗忘,我们永远喊着要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却不知悔改,但是大自然会给嚣张愚昧的人类一次次无止境的试错机会吗?!

传染病毒就是大自然给我们最大的“新年礼物”,而这带毒的“礼物”,居然是人类为了口舌之快嗷呜一口主动吞下去的。

如果我们不吃果子狸,那么蝙蝠身上与其共存的SARS病毒不会自己跳到我们体内;如果马来西亚不把养猪场建在蝙蝠栖息地旁,尼帕病毒不会大肆感染;如果非洲不随意猎食猩猩、猴子,埃博拉不会肆虐成灾;如果我们能吸取教训,这次新冠肺炎就不会爆发。

如果这些不发生,也许就不会有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消逝,不会有一个个家庭生离死别,不会有这一场场的人心惶惶社会动乱也许李文亮医生还能活下来。

是的,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二个让人愤懑让人心痛的点——在疫情过程中,人性之恶比病毒还要可怕和丑陋,社会机制体制的不足也在特殊时期被无限的放大,直至酿成巨大的苦果。

有人奔赴前线日夜奋斗,有人在后方筹措物资支援,也有人信谣传谣恶意逃脱,有人吃人血馒头发灾难财,甚至有人为一己私利扯同胞的后腿。

因为在武汉就读,又磨蹭到2月17号才离开武汉,对这次的疫情感触相对身边人会更加直观一些。

朋友的姐姐是护士,因为医院缺少人手,自己申请调去传染科,因为害怕传染家人,直接搬到医院住,因为防护用品紧缺,他们每人一天只有一套防护服,为了争分夺秒,医护人员在值班期间都很少喝水,穿尿不湿解决生理需求妈妈的同学是医生,她在一线奋斗到晕倒后才发现已经怀孕三个月,还跟我妈妈开玩笑,说“非典的时候我坏了我们家老大,现在二胎也赶得正好。当年都没事,现在也没必要怕!”然而随后实在忍不住半夜打电话哭,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但是不后悔也没办法

他们是疫情期间的逆行者,是灾难来临时撑起天空的英雄。其中有多少个,他们的名字埋在不起眼的名单里,生命葬送在肆虐的病毒里,不退缩,不逃跑,最后变成悲剧结尾的升华。可他们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会受伤会疲倦会害怕,他们是父母的好儿女,是另一半的好妻子好丈夫,是孩子的好爸爸好妈妈,他们每一个人背后都是家庭的期盼。多少人,

作品会因为悲剧的结尾而深刻,现实生活中,我们希望每一位英雄都能平平安安。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扯前线人员后腿的人,无视公共利益恶意逃脱的人,甚至对无辜的医护人员抬起屠刀的人,显得格外可憎可厌。

可这些现象,固然脱不开本性和利益的因素,但也离不了一个驱动力——在生死边缘所产生的恐慌。

这不是一个人的恐慌,是大片的人心惶惶。重重的信谣传谣,就是恐慌的来源,也是疫情期间甚至疫期之外很多悲剧的来源。

微博上有一段话说:“作为成长于信息时代的年轻人,我们肩负着比长辈、幼辈更重要的责任。当我们在接受迅猛信息洪流时,请记得去好好思考、好好甄别,别被获得信息的优先感和内幕感冲昏头脑,别随手转发,因为你的影响力可能超乎你的想象,小则一个家庭,大则一个群体。”

在数据时代,舆论的影响力显得尤为可怕。不知全貌,就不能妄下雌黄,这本应该是小学生都会的道理。因为你永远都无法知道,你是否就是导致雪崩的其中一片雪花,也不知道你是否会成为这场雪崩的受害者。滥用舆论,那么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同时,我们更应该相信我们的祖国,相信那些奋斗者们,每个人都应该尽好自己的本分,带好口罩,少出家门,不随便怀疑,不人云亦云,不煽动情绪,这是每个人能做、该做、必须做的事,是身为一个正直的中国人民必须尽到的责任!

从疫情爆发到今天,在其他国家消极对待,纷纷表示检测能力不足、检测成本过高、检测时间太长、追查确诊者移动路线亿人口规模的庞然大物,从没说过一句“难,我们可能不行”,永远都是“我们可以”“有要求提”“我们会改进”。

疫病高发于春运期间,这场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体系面临复杂局面,但多地卫健委部门均已召开会议启动应急机制,部署包括设置发热门诊、发放检测试剂等立体式防控措施。面对这场战役,或许一开始有人为的瑕疵,但紧接着国家交出的答卷绝对令人满意。

新冠肺炎疫情在1月23日至2月2日期间达到顶峰,此后一直在稳步下降。特别是湖北省外,单日确诊病例数从最高时候的接近四位数,一路降至三位数、两位数,直到如今的个位数。抗“疫”好消息不断传来,人们已看到了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胜利曙光。连世卫组织专家组也认为,中国防控疫情措施避免了大量病例,疫情顶峰已过,给所有国家带来防控疫情的信心。

或许有人不理解在几天内全面封掉一座千万级人口的一线城市需要多大的“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多强悍的管理手段,不理解全国大部分人口被建议在家隔离后许多半瘫痪城市的吞金能力,也不理解一个国家能在短短几天内动员起十四亿人口共同抗疫的难度,不理解以这种速度找到疫病源头并研制、改良药品是多么惊人

或许有人没看到韩国飞往中国青岛的航班数剧增,没看到日本人民在消极政府措施下的抗议,没看到油管上外国人民对于中国抗疫高科技设备的惊叹,没看到世卫组织对中国尤其是武汉的感谢与敬佩

但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是祖国为我们遮风挡雨,是国家机关和党全心全意地解决问题,我们才有无知和揣测的空间,我们才有在困难中也敢于调侃的轻松从容。如果我们不去信任我们的中央政府、官方媒体、医疗机构、意见领袖,那么我们还能相信什么?

中国正在起飞,正在发展之中,或许它不是那么完美,但它始终伟大,或许它还缺少一些高发达的技术,但它能保证研发的技术都服务于人民和国家。

我是2月17号才离开的武汉,回来后一直惴惴不安不敢出门,几天后就开始头晕,头痛,嗓子疼,甚至全身乏力。量体温发现发烧整个人都懵了,不敢相信地拿两只温度计量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接受了这个事实。

刚开始,我还能理智地在房间自我隔离,跟相关负责人打电话登记,回答镇上负责医生的问题,整个人非常冷静镇定。

爸爸妈妈其实比我还慌,忍了很久忍不住了,一边闯我房间一边说要传染早传染了,不能让我一个人隔离,我就说万一呢,万一呢!当时情绪崩溃又怕自己会感染给爸妈,哭都只敢背对着他们,一个劲赶人出去把门反锁。

那一晚上躺在床上思考人生,从小到大的事都想了一遍,想我这一辈子活的有意义吗?然后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努力一点,紧接着把所有存钱的账号密码都写了下来,看着天花板想象如果我真的出事我的父母亲戚朋友闺蜜认识的人会怎么思念我,一通脑补后把自己感动的泪流满面,一边哭一边后悔我为什么不早睡早起规律作息提高免疫力,又想如果没得病反而去医院传染了怎么办,家里人不会已经被传染了吧,整个人羞愧自责又害怕。

一直到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人都是提心吊胆的。发现没事的那一刹那好想哭,觉得太庆幸了,也不会连累家里人了。

也是我第一次彻彻底底认识到,什么叫做人生如露亦如电,此身飘如陌上尘。我希望人生应该是有重量的,有价值的,至少如果你只有最后几天生命的时候你不为自己感到羞愧或后悔。

而我认为,而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战胜疫病,吸取经验,改善各方,绝不再犯。

学术定义里,疾病是机体在一定的条件下,受病因损害作用后,因自稳调节紊乱而发生的异常生命活动过程。也就是说,所体现出来的一切病痛,其实都是机体在报警,想要自救或得救。

不管是面对疫病还是灾难,抗是不够的,必须改。面对已有的现实或历史,哀是不够的,必须鉴,先鉴而后正,方为长久之道。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