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湖北武汉协和医院一名心内科的护士坠楼自杀,据其生前朋友圈显示,疑似与护理部主任发生冲突。在朋友圈里,她称:“要换掉协和护理部主任刘某某,我愿意当一个战士,并且一直努力站在最前方,但我希望做一个身上有防弹衣,枪下有子弹的战士!做一个不当做人肉挡板的战士

我无法形容自己看到这则消息时的心情,一夜未眠,又把我拉回了抗疫的那段昏暗的日子。

她工作五年,和我一样的年龄,大好的青春,作为独生女,怎么舍得放下无人照顾的年迈父母;作为一岁女儿的妈妈,怎么忍心丢下自己的年幼的女儿?!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啊?

我相信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既然选择了结束它,那肯定是无法承受,心里已经痛苦崩溃了。

无数人唏嘘不已,熬过了最艰苦的疫情,却没熬过护理部主任。可是,这真的单单是护理部主任的错吗?

在护士群体里,有这么一句话:“医务科是保护大夫的,护理部从来都是找护士茬来的”。

亲眼看着身边的护士,在繁重的工作、巨大的压力下,一步步冲破心理防线,崩溃、失眠、大哭……年轻的护士虽然身强力壮,但在极端环境里,内心抗压能力远远不够,面对生死,有谁敢说不怕呢?

上有老下有小的护士同行,更多了几分内心折磨,想孩子,几个月看不到,又害怕自己感染了,父母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人手不够,苦苦求援,一次两次三次,可是作为护士,人微言轻,只能够死撑,熬坏了身体,熬坏了心理。

疫情期间,有多少领导敢进入ICU隔离病房和一线医护人员在一起面对死神?或者,降低一下要求,哪怕是领导能给予一线护士多一点点温暖呢?

恐怕这也是奢望吧!他们日理万机,有太多太多的貌似比安抚下属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他们习惯性地忽略了一线护士的呼声。最终,发展到了如这名坠楼护士生前一般,和领导抵抗。

中国护士是最听话的护士,她们怕惹麻烦,她们怕被穿小鞋,能让她们不顾一切去抗争,这一定是受不了了才会做的。

看到有人说:“医生不用进隔离病房,进隔离病房对医生不公平,也毫无意义,医生只要坐在办公室遥控指挥就好了。”持这样观点的人大有人在,有多少像钟南山、张文宏一样尊重护士关心护士的医生呢?

在临床上,太多的医生见不得护士的奖金高,看到这种情况就会心生不满,打心眼觉得护士不应该比医生奖金高,却对护士的疲惫视而不见,作为“一个战壕的亲密战友”,竟然也认为护士的工作只是打针发药,等同餐馆服务人员。

有人说,这次护士坠楼的悲剧,不应该对护理部主任网络暴力,如果,这一次协和医院把护理部主任拉出来挡枪,看上去是对逝去的护士一个交代,那以后的护理管理者岂不是更不会保护护士了?

在一个医院,护士的人数最多,可是我们几乎看不到一个护士能一步步“打怪升级”当上院长,能做到护理部主任的已经是凤毛麟角。护理部主任管着最多的人,可是话语权,又有多少?她的话语权的削弱也正能体现出医院里护士的地位吧。这样的背景下,护理部更要紧密团结医院里的护理同仁,组成“统一战线”,为基层护士谋福利。如果因为话语权式微,就选择抛弃广大护士,“公开投诚”,那护士就更不知道在这医院还能够依靠谁了?

护理部主任的职位就是为护士的工作提供便利,对护理队伍有效管理,而在一些医院里,护士们看到护理部干事都感觉惹不起,避而远之,更别说面对护理部主任了?这样的护理部诚然是已经变色!

回到这件事上来,有人说:“这名轻生护士与护理部主任发生冲突的是一月份,如今半年过去了,这个不应该怪护理部主任,可能是PTSD,前期参加了抗疫斗争,在这个期间很有可能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她的孩子才1岁,也可能是产后抑郁,根据当时护士说:该护士在7月29日上班时确实有些不对,先和别人吵了一架,然后被领导找去谈话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管怎样,这件事情的后果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一个独生女,父母的爱都给了她,如今阴阳两隔,父母怎么办?孩子一岁,正是需要母爱灌溉的时候,母子永别,这个孩子以后怎么办?多少母亲因为有了孩子,连感冒都不敢,何况轻生?

我们不知道,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心灰意冷从而选择结束生命来摆脱,可不管是哪一条原因,医院都难辞其咎,武汉解封,有哪个护士得到过一个舒缓的假期?可能大家都忙着开科,努力让生活恢复常态吧。全国各地的抗疫护士从湖北返回,迎接的鲜花掌声、水门迎宾,而武汉的护士毅然领着微薄的收入咬牙坚持。

我记得4月1号,广州市第八医院一外籍新冠患者因不配合检查咬伤护士,有的护士把这件事情发朋友圈被邓主任责骂,2号下午,涉事医院宣传科科长接受采访,称大家应该同情女护士,不要把矛头转移到邓主任身上。

似乎每一次出事,单位领导的惯性思维就是“压”,因此来保住官位,而不是为下属伸张正义,作为管理人员,没有主持公道,还试图让护士“闭嘴”,这件事情的沉默就是对犯罪行为的纵容。

不是,我们只是在很累很累的时候,不被自己的领导和上级理解,所以心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是人心。

我想对那名护士说:“太傻了,你不是说‘要为自己而活,明天睡到自然醒,看一看是下雨还是日出’吗?”

真心呼吁社会关爱护士,希望那些从护士一步步走到护理部主任岗位的“刘主任们”,少点空谈吧,那些无关痛痒的鼓励加油的话少说,请用切实行动保护护士!

请不要说:“我们以前就是这样的”,持续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不是一样被打破了吗?

当有一天,护士不需要天天背书,不需要动不动就罚工资,不会被病人谩骂殴打,流产率和其他职业无异的时候,那才是护士们用血和泪争取来的尊严。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